盐简子

【欺诈组】关于对方看法

有一点点第二人称,请注意


克利切场合

“你问我对于瑟维·罗伊的看法?”

  他有些讶然。

“这有什么值得好奇的?”

  他托着下巴认认真真的想了想。

“是个容错率很高的队友,和他组队挺舒服的。”

  见你着急的否认,他有些困惑的眨了眨眼。

  “你问的不是这个吗?”


  “别闹了小姐!我和他不是恋人。”

  “只是关系好而已。”

  你有些失望。

  他顿了顿,缓声道:

  “这是个该死的庄园游戏,我们死不了,但谁知道哪天回不小心死了呢。”

  “如果哪天我死了,那瑟维怎么办?”

  他垂下头,把玩着手电筒。

  “这样显得我很矫情,但是我看得出,他是个长情的人。”

  说完又被自己逗笑了。

  “你可千万别跟瑟维讲我在背后这样说他,酸死了。”


  “而且,如果瑟维死了,我也会疯了吧。”

  你有些疑惑,觉得这和是不是恋人没有关系吧。

  “没有关系吗,还是有点呢。”

  他轻笑。

  “到现在瑟维那个大傻子都以为我喜欢的是伍兹小姐。”

  “蠢死了。”


瑟维场合

  “你问我对于克利切·皮尔森的看法?”

  他停下手中摆弄的魔术棒,转过脸认真的看向你。

  你有些窘迫的低下头。

  “是个相当优秀的人,能修能溜,足够灵活也足够皮。”

  “只是手电筒不起什么作用了,他常常向我抱怨呢。”

  他扶着额凝神回想,轻笑出声。

 

  “你问的不是这个啊。”

  “我和克利切是相当好的朋友呢。”

  他似乎陷入了回忆。

  “我第一次来这个庄园时,地图是他帮我认得,电机是他帮我修的,大门是他帮我找的。”

  “那时我上椅子基本没人救,他是第一个来救我的。”

  他低低的笑了声。

  “虽然他被当场震慑了。”

  “他总对我说,‘老神棍救你真费劲,下次不救了’,但每次他都会过去救我。”

  “是个相当别扭但温柔的人”

 

  “我和他当然不是恋人了。”

  他温和的笑着,眼底晦涩不明。

  “你也知道,这本身就是个不正常的游戏,我们本该在第一次就死了的,但是,你看,我们还活着。”

  “我们的存在本身就不正常。”

  “如果,哪天,我死了。”

  “克利切怎么办。”

  他沉默了下。

  “我不能因为我私欲而糟蹋了他。”

  “况且,克利切那个大傻子到现在都觉得,我认为他喜欢艾玛·伍兹。”

  “蠢死了。”





  自己的一些妄想,有关欺诈,有关第五这个游戏设定。

 


玫瑰手杖可以送人吗

我有个同学退游了,她把号给我了,但我登不上去【不知为什么orz】

就想要她的玫瑰手杖,但她说玫瑰手杖不能送人

就想问问,有没有好心人愿意理理我QAQ

【我真的好想要玫瑰手杖去抱人啊QAQ】

救救孩子jpg.